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季惠利妇科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20:33:2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季惠利妇科医院,宁波华美医院那一片有几路公交车?,宁波华美医院治疗效果怎么样?,宁波第七医院妇科,华美女子医院做人流怎么样,宁波华美收费贵么?,宁波华美整容医院

  

老兵档案

贾治廉 ,1930年出生,陕西省靖边县人。1947年6月参加革命,194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59年4月,转业至地方工作,直至离休。

  

“硝烟弥漫田园废,投笔从戎奔前线。山水草木依惜别,老母焦虑泪湿襟。”这是1947年6月,中共中央转战陕北时,贾治廉在三边(定边、安边、靖边)所写的一首诗。

投笔从戎 保卫家乡

87岁的老战士贾治廉现居西安。4月27日,记者见到了这位精神矍铄的老战士。提起转战陕北那段烽火岁月,老人马上来了精神,落座后便向记者娓娓道来。

“1947年初春二月,我从家乡靖边县小河村背起行李前往定边求学,可此时国民党胡宗南部向陕北大举进攻,一路上每天都会遇到敌机的扫射轰炸。经过三天的跋涉,终于到了定边,可是此时的定边县城已成空城一座,机关学校早已转移。国民党军马鸿逵部也向陕北进攻,没办法我只好原路返回。”

在返回的路上,贾治廉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无学可求,所以横下心回乡后参加了当地的三边游击队三大队。

“同年6月9日上午,党中央转移到靖边县小河村。下午,胡宗南部尾追而至,距小河村只隔一条沟,大概只有五六华里,所以连夜冒雨向西转移。当时,情况万分危急,我们最近时距敌仅有二里路左右。”贾治廉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,“党中央在西边一个村驻扎一周后,于6月17日又返回了我们小河村,毛主席就住在我伯父贾树堂的三孔窑洞中。”

配合主力 收复三边

“过去的三边土地贫瘠,沙尘飞扬,一眼望去非常荒凉。十年九旱靠天吃饭,再加上国民党的封锁,尽管人们很勤劳,但生活难以改善,有的人家在地里的糜子穗尖刚有一点成熟,就剪下来充饥。1947年更惨,南边有胡宗南,西边有马鸿逵,又遇大旱。正常年份里高粱、黑豆、苦荞都是牲畜的饲料,可此时都成了人吃的主食。连咱们西北野战军到了三边时也吃的是这些东西,我所在的游击队自然困难更多。”

但越是困难,大家的斗志越高涨,求战心情越急切。11月下旬,游击队配合主力再次收复了三边。由于野战部队陆续转入整军或外线作战,游击队根据毛主席的游击战略方针,在柠条梁、安边、定边、石洞子沟多次与敌进行战斗,荣立三等功一次。

里应外合 打退敌军

“1948年一个早晨,太阳刚刚露出山来,我们就听到集合号声,部队整队出发。此次行动比较特殊,清早行动,规格很高,总领队是三边分区首长牛化东。他只带警卫员一人和三大队共同行进,中午时到达安边南部一个叫石洞子汫的地方,西边是南北走向的万里长城,临东不远处有一土寨子,其墙有十多米高,再往东有一个村庄,有一户人家,院子很大,房屋也很敞亮干净,牛化东和我们就住在这家。”贾治廉说,主人姓王,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,据说过去就和牛化东同志熟悉。牛化东对此人讲:“我今天带了几十人来此搞一点宣传,请你多关照。”此人很热情,很快就张罗了午餐,黄米干饭熬酸菜,对大家来说是一次改善伙食。

贾治廉说,当日下午,牛化东和大队长王诚信转移到土寨内,他们连由副队长许学道带领隐蔽在村东边的一片树林里,过了没多久,有一些敌人的骑兵向我们所在地奔来,老兵谢文海举枪就要射击,指导员李仲民立即制止,不让开枪,说要节约子弹。副大队长许学道同志接着说:“东边出现的情况是幌子,真正的情况可能在西边。不管怎么样,骑兵冲上来,你们绝不能站起来跑,如果那样正好做了敌人骑兵砍杀的靶子。”正说着,果然西边枪声大作,而东边的骑兵缓慢后撤。

“大家见此状况向前追击,丢下十几个背包让我看管。但此处不安全,必须把这些背包向寨内转移。在两位年轻老乡的帮助下,我将背包转移到寨门,外边已被敌人封锁。”贾治廉回忆说,当时机枪手曹海珍和王秉乾两人扛着一挺歪把子机枪也跑入寨内,大队长王诚信询问怎么回事?曹海珍说打不响了。仔细查看后发现,射击时没有把枪衣垫在枪身下边,弹壳溅起来的沙粒把枪栓卡住了,经擦洗上油后又能用了。由于情况比较危急,寨子四周被敌人紧紧围住,牛化东身边也放了一些手榴弹,准备参加战斗。按照原先的方案,隐蔽在外围的二团战斗打响后,顺长城向北抄袭敌人的后路,里应外合歼灭敌人。可是用旗语和号声联系,均不见行动,牛化东派警卫员骑一匹快马,冲破敌人封锁,命令二团立即出击。王诚信大队长组织寨内能参战的人员全部出击,加上东边的七连全面反击,敌人见势不好开始撤退。

正挖掩体 战友中弹

“前面是一个很高的河坎,敌人在上面架有重机枪和迫击炮,又将上河堤开口将河水下放,满地泥泞很难前行,天已黑了,看不清对方的人影,所以只好停止了追击,但是抓了两个俘虏。此次战斗中,我们大队部通讯员马俊卿头部负重伤,数日不醒;九连战士贾孝廉枪管爆炸,眼睛和脖子也多处受伤;一排长王志诚同志牺牲了。”贾治廉提起这次战斗伤心地说,王志诚参军时间较早,原在县警卫队,三大队成立时作为骨干调来任排长,人很帅气、很干练,战斗开始时他挖掩体,一伸腰一颗子弹打进前胸穿出后背,当时就停止了呼吸。晚上宿营后有一位老人找王志诚,是指导员李仲民接待的。交谈后得知,他就是王志诚同志的父亲,从老家青阳岔动身,步行四天后终于找到了部队,但很不幸的是,王志诚就在当天战斗中牺牲了,人已掩埋。听说儿子牺牲了,老人痛哭不止,饭也不吃,说几个月前儿子执行公务顺路回过一次家,走时他送了几里路远。

此次战斗后贾治廉在很短时间内离开了三大队。虽然过去了整整69个年头,但贾治廉说,回忆起战斗场面,就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看妇科好啊